市場新聞!
進入網友聚會!
選讀特區
圖表!
休閒育樂!
休閒育樂!
進入政治議題!
廣告說明
懸賞公告
關於168
張貼者: 網路文章
時間: 2011/2/23 上午 07:59:00
標題: 告別「台灣人的悲哀
內容:
2011年 02月23日 蘋果日報 此次為了菲律賓將14名涉嫌詐欺的台籍人士遣送到大陸,引起台灣輿論一片譁然。昨天菲律賓總統派特使羅哈斯來台,希望能夠緩和因此事所造成台、菲間的緊張關係。但因行政院長吳敦義堅持「道歉是必要條件」,否則不可能撤銷對菲律賓的報復措施。而這兩天媒體所播報的,都把焦點放在羅哈斯會不會向台灣正式道歉。這則新聞,真是令人難過。部分不負責任的政客不問是非,而媒體大多盲目跟風,這正是台灣人的悲哀所在。


平心而論,此事件涉及兩岸不肖份子共謀詐騙大陸人士超過1.6億人民幣(合6億元新台幣以上)。經大陸多方努力,才在去年底在菲律賓逮獲24名嫌犯,其中包含14名台籍人士。按照《中華民國刑法》第七條的規定,在境外犯詐欺罪,不適用本刑法。換句話說,若將這14名台籍嫌犯遣返台灣,等於是縱容詐欺嫌疑犯。
事實上,早在20年前,就有不肖台籍詐騙集團,利用福建沿海能接收到台灣電信訊號,而對台灣民眾進行境外詐騙。後來經大陸警方強力掃蕩之後,近兩、三年肅清乾淨,因而這些台籍詐騙份子轉往內陸省分發展,與大陸當地不肖份子結合成犯罪團夥,進行詐騙勾當。由於大陸公安追查得緊,乃有這次整個犯罪集團移師菲律賓的事件。


無理政客糟蹋主權
本案受害人全部是大陸人,而共同著手詐騙的,除了這14名台籍人士外,還包括在菲律賓落網的十名大陸籍嫌犯,以及在大陸被捕的若干同夥,這是個龐大的詐騙集團。退一步說,就算中華民國刑法有處分境外詐欺的規定,這些人遣返台灣之後,有關其大陸同夥的偵訊、與受害人的對質、通聯紀錄、匯款水單等等,在目前兩岸分立、分治的情況下,實在很難傳喚相關人士,或從事證據調查。其最終結果,就是證據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換句話說,只要把這14名台籍詐欺嫌犯遣返台灣,就是變相縱容、包庇詐欺嫌犯。
然而有些不負責任的政客,打出「主權尊嚴」來大做文章,而一些沒擔當的政客也無可奈何隨之起舞。作為中華民國的公民,看到這種景象,明明無理,還要霸王硬上弓,硬逼菲律賓特使道歉,這樣是在維護主權尊嚴,還是糟蹋主權尊嚴,實在值得嚴肅以對。而大部分媒體長期以來,也都跟著政治人物瞎起鬨,無法扮演提供正確資訊及公正評論的「第四權」角色。這使得一般民眾就在這種氛圍下,被誤導;更可憐的是年輕一代,從小就被培養成「盲目捍衛主權尊嚴」。
菲律賓政府處理這件事或許有不夠圓融之處,但絕不能等同於「香港遊客挾持事件」。而我們政府竟然以倨傲的姿態,要硬逼羅哈斯特使公開道歉,這絕不是國家外交處境艱困的情況下所應有的作為。且兩岸有關司法互助的協商,也為了我方堅持關押在大陸的台籍受刑人遣返後要重新審判而陷入僵局。
維護主權尊嚴,要用正當而合理的手段,而不是一味挑起激情與濫用民粹。長期以來,喊著愛台灣最賣命的人,實際上是害台灣最深重的人。若能恢復崇理、講理的態度,才能告別「台灣人的悲哀」!




朱高正的妻子裘曼如,日前因子宮頸癌病逝,在她辭世的前半個月,本刊記者數度到病房,並未見到朱高正探病的身影;妻子生病期間,甚至傳出朱依然在外花天酒地,他兒子因此很不諒解。
「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爸!」坐在媽媽裘曼如的靈堂前,腮幫子爬滿因守喪而蓄的鬍子,前立委朱高正的長子朱仰丘雙手緊握,語出驚人。




九月二日早上,因子宮頸癌二次入院的裘曼如,終抵不過癌魔的侵襲病逝台大,得年五十三歲。留下兩個不到三十歲的兒子,對口中喊的爸爸朱高正,卻都有著諸多埋怨與不諒解。



本刊記者在八月中曾前往台大醫院探視裘曼如,當時她正巧從床上起來,一手由看護攙扶,另一手則扶著點滴架,瘦骨嶙峋的她身上套著藍色病患服,好像套布袋似的,雙眼露出疲憊,卻仍強打起精神下床,前往洗手間。
朱仰丘感嘆地說,「媽媽曾說過,如果不是嫁給爸爸,她就會執業當律師,人生也許就不是這樣。」
其實長年來,裘曼如身邊友人對朱高正有不少抱怨,認為朱高正在外面花天酒地,不顧家中大小事外,兩個兒子都是由裘曼如一手帶大;尤其朱高正競選立委失敗後,裘曼如更一肩扛起家中生計,對內不但要撫養兒子、安撫朱高正,對外還要扮演賢妻良母,營造和樂的政治家庭形象。
同是畢業於台大法律系的朱高正與裘曼如,是前後屆的學長、學妹,當年這對才子佳人的結合頗被看好;裘曼如更陪著朱高正遠赴海外深造,在德國公證結婚,為他生下兩個兒子。


靈堂裡互動不良

 隨著朱高正返台踏上政壇後,裘曼如更退到幕後,進入公家機關成為平凡的公務員,並一肩扛起教養兒子的責任,讓在政途闖盪的朱高正無後顧之憂。對照昔日大學同窗,如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等人的顯赫,低調的裘曼如一直扮演著默默支持先生的背後推手。

 裘曼如個性溫婉,有苦有怨多半自己吞下去,鮮少對外抱怨,就連親近的友人,也沒聽她說出埋怨丈夫的話,使熟知內情的友人對朱高正更是不諒解,認為裘曼如是鬱悶長期糾結在心中,才會讓身體無法負荷;之所以這麼早走,朱高正得負不少責任。

 「但就算我媽在,她也不會跟人抱怨啦,我媽的個性就這樣。」朱仰丘坦言,「反正現在說什麼都無法改變,我媽都已經走了,我只能說,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爸!」

 裘曼如的靈堂旁,擺著一幅她長髮飄逸,帶著微笑的大頭照,守在靈位前的朱高正和兩個兒子則分據兩側,少有互動,各自與前來致意的親友閒談,兄弟兩人就是不願主動走到另一邊與父親交談,只在父親詢問其意見時,簡短地以「嗯」、「好」、「知道」回應,連眼神都不交會。

 母親身後的大小事,多由年僅二十七歲的朱家長子一手打點,就連處理喪事的前置費用,也都是由分別準備進研究所,及仍在服役的兄弟倆負責。

 設置靈堂後不久,朱高正原有意循道教的方式進行喪禮,但小兒子朱尚志當場就回話:「媽媽信佛教,她交代後事時就說要用佛教的。」斷然拒絕父親的提議。

病房內照發酒瘋

 熟識朱家的友人透露,其實朱高正和兒子的疏離,由來已久,除了長期的聚少離多,朱高正的火爆性格也讓父子關係不太親暱。父子間互動最好的時候,應該就是朱仍在德國攻讀學位期間,到現在朱高正還會提到兒子剛開始學德語、做筆記的過程。

 不過,裘曼如和朱高正已分居長達四、五年,外界傳言兩人離婚消息更不曾斷過,朱仰丘則說,「我媽有要求和他(指朱高正)離婚,但他不肯。後來我媽生病,根本沒力氣去處理這件事,所以到最後還是沒離。」

 雖然兩人沒有離婚,但友人表示裘與朱兩人後來也沒什麼聯絡,就連三年前傳出朱高正在廈門被砍一事時,裘曼如還是因媒體詢問才知情,所以當下她僅以「不清楚情況」回應,後來才透過小兒子聯絡,轉達朱沒事的消息。

 去年,裘曼如受長官拔擢,升上十二職等的代處長,工作變得相當忙碌,一直沒特別注意身體有問題。直到今年三月間,原以為是亂經的裘曼如,下體突然數次出血,檢查後才知道已罹癌。

 開始電療及化療的療程後,裘曼如原本纖細的體態被折騰得更瘦弱,身邊的好友形容,「每次去看她都很鼻酸又心痛,去之前都會猶豫再三,想去看她,又心痛看到她的樣子。她的長髮掉到只剩下一小撮,本來光滑的皮膚也變得皺巴巴的,如果是不認識她的人,還以為面前的是個七老八十的老婆婆。」

 據朱家兄弟說,朱高正雖然一開始有去醫院陪伴裘,卻本性難改,好幾次喝完酒,醉醺醺地回到醫院,在病房內發酒瘋,雖然住的是單人房,但這對裘曼如的確造成相當大的困擾。

嫁到歹尪一世人

 「我媽說,她都病成這樣了,還要去安撫他(朱高正),真的很累。」朱仰丘說,後來母親就不願朱高正再來探病,他們兄弟也不希望母親被打擾,所以母親第二次入院時,便依她的意思不讓朱高正知道。在見裘曼如最後一面前,朱高正都沒有再進到病房。

 直到裘曼如過世前兩天,也就是九月一日當天,突然覺得精神瞿鑠的裘曼如,似乎自知所剩日子已不多,找來親友說要交代後事,小兒子朱尚志才發了一封「父速返台」的簡訊給朱高正。

 雖然心中對朱高正的不顧家,多少有些難以釋懷,但這些年來裘曼如儘管和兩個兒子搬到東區居住,內湖掛在她名下的房子,仍留給朱高正返台時隨時可住;在交代遺囑後,選擇寬容放手的裘曼如,親口給了朱高正最後一句話:「我原諒你,我放你自由。」

 朱家友人感嘆,朱高正在政壇衝殺、往來兩岸的二十多年裡,分給家人時間不多,對照他(朱高正)自己曾在某次演講談到形容夫妻關係時說,「沒有所謂的好丈夫或好妻子,只有好的婚姻關係和不好的婚姻關係。」現在這樣的局面,何嘗不令人感慨。

 至於面對媽媽驟逝,朱家兄弟倆雖然對父親雖然諸多不滿,卻還是尊重媽媽最後的選擇,「政治人物的話,絕對不能信。個性決定命運,我爸這輩子個性是不會改了,我媽早就認清這件事,就像人家說的『割到歹稻望後冬,嫁到歹尪一世人』。」

 朱家兄弟對於被外界喻為「民主戰艦」的父親,至今仍被廣為延用的那句「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經典佳語,想必聽起來是五味雜陳。



裘曼如小檔案

年齡 53歲(1956年生~2008年9月歿)

籍貫 浙江省

學歷 台大法律系畢業

經歷 司法院秘書處專門委員




仍在服役的小兒子朱尚志,與父親互動雖然稍多,但卻從不自口中喊「爸」。





裘曼如是朱高正台大法律系的學妹,同班同學還有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和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





得知裘曼如罹癌住院後,蔡英文曾到醫院探視當年的好友,心中多有不捨。





朱高正忙於政治,一雙兒子多由裘曼如一手拉拔長大。





朱高正:她的一生都在忍



這幾天都守在亡妻靈堂前的朱高正,過去臉上的意氣風發褪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疲憊憔悴的倦容,與渙散的眼神。

 聊起結縭二十七年的妻子裘曼如,朱高正先是長嘆了一口氣,說,「她是個很會忍的人,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忍……。」對照兩人這些年多分隔兩地的疏離、不合分居的傳言,難怪裘曼如讓周遭的人看得都心酸不捨。

知道已是末期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什麼時候知道妻子生病的事?

朱高正(以下簡稱「朱」):今年三月十九日那天,她連續兩次大量出血,我就陪著她到醫院去做檢查。在這之前,她只提過(身體)有點不舒服。升官後她壓力變大,身體也比較不好,但她本來就很能苦、很堅強,很多事都忍著不說……。

問:後來住院有陪著她嗎?

朱:她三月第一次住院,我陪著她四十九天,一直到她五月八日出院。(三月)二十三日檢查報告出來後,才知道已經是第三期末、四期初了,醫生也規劃了一套治療的流程,先做大電、小電,再做化療。但後來發現病灶太深,無法進行小電,就開始化療。

問:出院後怎麼照顧她?

朱:五月出院時,她就堅持要住她媽媽家。我其實很反對。她母親年紀大了,身體狀況也很不好,家裡只有一個大姊負責照顧,但癌症病患在生活起居、飲食上都有很多忌諱和要注意的地方,後來還是多請一名看護照顧。

 尤其家裡面沒有小孩,沒有活力,而且她母親又不喜歡人家打擾,這樣朋友想去陪她、看她也不方便。我交代兒子要常帶她去附近國父紀念館散步,結果總共只去了兩次就沒再去了。

病危夫在蒙古

問:第二次入院到醫院發出病危通知時,您人在哪?

朱:收到小孩(朱的小兒子)發來的簡訊時,我人正在外蒙和俄羅斯邊界一帶。我隨即坐車橫越六百多公里的大草原,搭機返回台灣…… (嘆了一口氣),她原本右腎功能就受到影響,後來擴及到腸胃無法進食,身上都插管。

問:見最後一面時有說什麼?

朱:我跟她說,媽媽(指裘母)那邊她來不及盡的孝,我會幫她,遺囑就遵照她的意思處理,還有她一直有在捐助慈善事業的部分也是… …(吸了一口氣)。她是個很堅強的人,在療程期間到後來再住院,她都沒有打止痛針,因為她覺得一旦注射嗎啡止痛,就是向癌細胞投降(低下頭用手抹了抹臉)。

問:您們夫妻倆也已經分居好幾年了,有討論過(離婚的問題嗎?)

朱:(雙手合握,目光停在亡妻的靈堂,嘆了一口氣即打斷記者問題)現在不適合也不好談這些事情,那沒什麼好說的,很多事不足為外人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她的事好好處理完。

問:之前您比較常待在廈門應酬,接下來還是兩岸跑嗎?

答:廈門那裡我都只是經過而已,大陸的講學我還是會繼續,那個時間也比較彈性。我已經封筆五年了,本來是預計到今年九月十日,現在要優先處理喪事,延後個幾個星期再說。



朱高正小檔案

年齡 55歲(1954年10月生)

籍貫 雲林縣

家庭 妻裘曼如(歿),生有2子

學歷 德國波昂大學哲學博士

台大法律系學士

經歷 《自由台灣》雜誌社發行人、總編輯

黨外公政會台北縣分會理事長

立法委員(任4屆)

中華社會民主黨主席

台灣中小企業聯合會創辦人

《中國通》雜誌社社長

國際易學聯合會副會長

歐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金門縣政府首席顧問

聯亞國際實業董事長(已歇業)

現職

北大、清大、廈門大學客座教授





裘曼如一直在朱高正的從政路上,給予很大的支持。





裘曼如25歲嫁給朱高正,跟著他從德國返台從政,始終默默地在背後付出。

責任編輯/陳裕盛

時報周刊 第1595期


可憐的女人,一旦嫁錯,就一輩子吃苦, 想不開就得提早離開-----也算結束了.

不過像朱高正這樣的 "男人",台灣還真不少.

婚姻往往因信任而結合,也因信任而受害.....



股票代碼
(第 1  篇) 不是自稱世界警察嗎?還是打海盜沒搞頭?  於 2011/2/23 上午 08:55:00  說:

索馬利亞海盜 殺害4美國人質

【聯合報╱編譯組/綜合報導】 2011.02.23 03:14 am


美國國防部官員說,18日在阿拉伯海遭索馬利亞海盜劫持的一艘遊艇,4名美國乘客淪為人質後,22日遭海盜殺害。

美軍表示,這艘名為「S/V Quest」的遊艇被劫後,美軍一直跟蹤,美國海軍並和海盜展開談判。22日談判正在進行時,美軍突然聽到船上傳出槍聲,立即登船,擊斃2名海盜並活捉其他13人,隨後發現4名美國人質已遭海盜殺害。

這艘遊艇屬於南加州的珍與史考特‧亞當(Jean and Scott Adam)夫婦,六年來,亞當夫婦在世界各地駕這艘名為「S/V Quest」的遊艇航行,分發聖經。該艇遭劫時,船上還有亞當夫婦的2名友人。

上次美國公民遭到索馬利亞海盜劫持時,海軍派出數艘戰艦,並出動特戰部隊營救,當場擊斃3名海盜,俘虜1名,並救出美國籍船長。

【2011/02/23 聯合報】@ http://udn.com/



(第 2  篇) 債留子孫~羊毛出在羊身上~癟三才會討錢  於 2011/2/23 上午 09:07:00  說:

除非民進黨宣誓執政後陸一特全賠

【聯合報╱社論】 2011.02.20 02:59 am


民進黨立委蔡同榮正極力推動「陸軍第一特種兵薪俸補償條例」,要求政府發給當年因「陸一特」多服一年兵役的五十六萬人補償,金額估計高達兩千億元。這項充滿算計的條例,嚴重挑戰國家財政,挑釁社會的價值認知,卻看不出它的正當性何在。

所謂「陸一特」,是指民國五十六年到七十五年間服陸軍兵役的男子,經過抽籤,有些人服了三年兵役,較尋常的兩年役期多一年。以當年台灣的處境,國家安全充滿威脅,實施特殊的兵役徵召以維持國防保安戰力的穩定,原是必要措施。孰料,時代環境丕變,這批當年「保國衛民」的軍人,今天竟被蔡同榮形容為「國家暴力」的犧牲者了。

艱苦年代在台灣缺席的蔡同榮,民主年代一返台就搖身變成了政治要角和大企業家,對當年台灣社會的庶民情境恐怕是有距離的,他宣稱要推動的公平和正義其實也是很片面的。蔡同榮說,當年國防部在沒有法源的情況下便宜行事,這五十幾萬人多服一年兵役,浪費的青春,國家必須給予賠償。原來,當年臨時延長召集的行政命令,是根據「兵役法」的授權,並不是沒有法源;其實,包括近年國軍逐漸縮短役期為一年,也是根據同一法源授權而來。

亦即,蔡同榮以「國家違法」為由要求補償,不僅脫離時代背景,也捏造了事實,正當性根本不成立。何況,「陸一特」補償法案如果成立,國家得花費一千九百多億元,那是一筆天文數字。未來,如果服三年兵役的海空軍,也要求根據同一邏輯比照辦理,即得再增加兩千七百億元;接下來,若連服尋常兩年兵役的人也要求依今天的標準索討其「公道」,這個國家還能正常運轉嗎?

蔡同榮推動「陸一特」條例,最主要的盤算其實是在選票,而不是因為什麼公平正義。只要煽起這股索償風潮,他的背後就會有五十六萬大軍簇擁追隨,他要爭取民進黨的立委提名,便易如反掌;他每天在不同地點舉辦說明會,也可天天在媒體上曝光。對他而言,這是一樁無本生意,投資報酬率極高;至於國家要耗費幾千億元,與他何干?搞得成,他名利雙收;搞不成,把罪名全推給馬政府,要馬總統為此付出代價,蔡同榮一樣賺翻了!

這也正是此事的吊詭之處:蔡同榮把「陸一特」炒得沸沸揚揚,連一些藍軍立委都簽名連署;然而,民進黨中央對此不置一詞,只保持曖昧的觀望。這顯示,民進黨不認為此事終能成案,但對蔡同榮「絆馬」的操作樂觀其成。可悲的是,綠營總能在歷史的夾縫中找到題材,攪得人心翻騰;但像「陸一特」這樣的事件,分明是一個大家共同攜手走過的坎坷歲月,今天一個政客突然跳出來說誰的正義蒙受了不白,誰的青春遭到了賤賣,台灣社會就要為此再大大發作一次,值得嗎?

荒謬的是,要求政府支付這兩千億元補償的人,是個不說國語、甚至不承認「中華民國」的立委;他在陳水扁執政的八年,亦從未對「陸一特」問題表示過關切,今天他突然化身成正義英雄。荒謬的還有,我們的立法院對於各種賠償、補償條例似乎上了癮,幾十個人串聯簽名,就準備從國庫掏走幾千億,甚至連其正當性和前因後果都不好好思考一下。這麼多國會菁英的眼睛,如果只一味盯住歷史的碎片,胡亂揮霍國家財政而無動於衷,那麼台灣的下一代要如何往前走?

「陸一特」條例是個時空和價值錯亂的產品,蔡同榮能把這個包藏私心的算計做成一個造型漂亮的蛋糕,除了狡猾,他也在利用人性的貪婪。三一三會有多少「陸一特」追隨他現身上街,且讓我們拭目以待。更重要的是,若民進黨認為此一議題具正當性,除非宣示將之納入總統大選政見,承諾日後執政一定全面重金「賠償」;否則,倘不敢發此重誓,那麼就應速命蔡同榮適可而止。





(第 3  篇) 聽你再放屁  於 2011/2/23 上午 09:19:00  說:

我常常聽到操著大陸口音的詐騙集團電話
整不見大陸將人抓到後
送台灣司法單位處理


(第 4  篇) 有理走遍天下~無理捧屎抹面  於 2011/2/23 下午 07:15:00  說:

某人家教不好
家中子弟在外作奸犯科被逮,送到被害人管轄之地受審
某人竟要求:

把人送回來我自己管教...

鬼才相信


(第 5  篇) 為政不在多言  於 2011/2/23 下午 07:18:00  說:

話太多的不夠資格成為政治家

話不少,又經常說錯話

馬英九吳敦義兩人都該節制一下


股票代碼